• <bdo id="y6yyu"><center id="y6yyu"></center></bdo><table id="y6yyu"></table>
  • <xmp id="y6yyu"><table id="y6yyu"></table>
  • 優勝從選擇開始,我們是您最好的選擇!—— 文閱期刊網
    期刊發表
    您的位置: 主頁 > 論文中心 > 文史論文 > 正文

    清朝山西五臺縣村落的分布與關聯要素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日期:2021-03-18 08:31人氣:
    摘    要: 以山西五臺縣為研究對象,通過對清代地方志的文獻資料梳理,采用歷史地理學研究“以小見大”的方法,考察村落的分布規律、影響因素。研究表明:清代五臺縣村落的分布具有明顯的地域性,有以下特征:一是從地形地貌來看,主要分布在山前臺地和河流二級階地上;二是村落的分布受政治、軍事、經濟、宗教等人文因素的影響。聚落的形成與發展是人地互動的結果。
     
      關鍵詞: 五臺縣; 分布特征; 自然因素; 人文因素; 分布規律;
     
      Abstract: The evolution and development of rural settlements have obvious regional characteristics. The development of different regions has its own laws and characteristics. The research on settlements in Shanxi needs to be deepened. Taking Wutai County of Shanxi Province as the research object to investigate the distribution law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villages,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study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large-scale settlements with this "seeing the big from the small" method, and to add empirical evidence to the historical settlement geography.The research examples have importan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the modern relationship between man and land.
     
      Keyword: Wutai County;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Natural factors; Human factors; distribution law;
     
      20世紀90年代至今,聚落研究成果頗豐。但是,以某一縣域為范圍并對歷史時期村落變遷及人地關系進行深入研究的較少。農村聚落發展變化具有地方特點,不同區域的發展都有自己的規律與特色,對于這一課題仍有待研究。筆者以五臺縣為研究范圍來考察村落的演變規律、影響因素以及由此牽引出的人地關系問題,用這種“以小見大”的方法對研究大范圍聚落分布的特征和影響因素具有重要意義,為歷史聚落地理增添實證研究的范例,并對現代人地關系的研究具有重要現實意義。
     
      一、五臺縣概況
     
     。ㄒ唬┳匀画h境
     
      五臺縣位于山西北部,山巒重疊,山地、丘陵約占80%,地勢東北高、西南低。屬溫帶大陸性氣候,垂直地帶性明顯,冬季寒冷干燥,夏季降水量集中,年均氣溫5℃,南北溫差大;年均降水量為590mm,季節變化大。境內有滹沱河、清水河、慮虒河、虒陽河、泉巖河等。滹沱河為第一大河,其他河流最終都匯入滹沱河,滹沱河流域的河谷地帶是五臺縣重要的農業生產之所。北部山地“恒苦旱干,土厚而堅,雨非三寸不能布種”[1]。南部之下峪,地形較低,山嶂向陽,為迎風坡,降水較多,土質疏松,易于耕作,只要有少量降水即可播種。
     
    (二)歷史沿革
     
      五臺周朝為并州北鄙地;秦置縣曰慮虒;兩漢魏晉因之。隋大業年間始設五臺縣,歸屬雁門郡。唐、宋因之,仍屬代州雁門郡。明洪武二年(1369),重新恢復五臺縣設置,屬太原府,洪武八年(1375)更名為代州,屬太原府;清雍正二年(1724),升格為直隸州?谷諔馉帟r期五臺縣屬晉察冀邊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歸忻縣管轄;1959年歸屬晉北;1961年復歸忻縣;1985年隸屬忻州市至今。
     
      二、聚落分布及變遷
     
     。ㄒ唬┓植
     
      據光緒《五臺新志》載,五臺縣分為大南路、小南路、大東路、小東路、大北路、小北路、大鹵路、小鹵路,共有413個村落(見下表)。大東路的村落主要分布在清水河兩岸的二級階地上;同樣,大、小南路的村落也是以滹沱河兩岸的二級階地為主,村落數量眾多,比較密集。如環堾坪一峰獨出云表,由此而下十余村皆依巖臨水,臨水而建。大小北路以山地為主,村落分布較為松散,但數量眾多。如上莊下莊“群峰拱秀……清泉右瀉,引以灌圃,故其地蔬菜豐潔,果實甘繁也”[2];或是高山險峻處設立軍事堡寨,或是專門開墾鐵礦而聚集;或在寺院及周圍聚集等的緣故,山地區也發展起了一大批村落。大小鹵路的村落分布比較分散,數量也少,蓋因環境較為惡劣,不便開發的緣故。
     
      將海拔900m等高線作為河谷區(≤900m)和山地區(>900m)的分界線[3],可以看出,河谷地帶的二級階地聚落分布最為密集,其次是山地區的山前丘陵地帶和山間河谷地帶。由于五臺縣大部分為山地區,因此,山地區村落數量多于河谷區。
     
     。ǘ┳冞w
     
      乾隆《五臺縣志》僅按照東西南北四個方位記載了一些重要村落。光緒《五臺新志》則記載更加詳細,分區也更具體。經過乾隆到光緒的發展,村落在總數上變化不大,但在人為因素和自然因素的影響下也有所增長和變化。比如,蕉蒿、小北溝等都是后來在經濟文化發展態勢較好的情況下出現的村落;金剛庫、前后石佛村則是逐漸在寺廟周圍聚集起來的村落;有的村落一分為二,比如茹村分成為東茹村、南茹村。
     
      康熙時期,大型村落較少;到了乾隆時期,“盧舍大者不過百余家,次則數十家三五家而已”[2];光緒時期,一些中小型村落經過發展演變,人口不斷增加而成為大型村落,比如豆村、茹村、瓦窯莊等。除此之外,小型村落也出現很多,在經濟文化較為發達的地區逐漸發展起來,比如白崖村,“崦下長松兩株,茅屋數家為白崖村”[2],住戶不多,但也自成一村;也有大型村落衰落轉變為小型村落,如大峪口,舊設巡司一員,今裁去,可以看出大峪口規模變小。當然,也有一些村落因為災荒或者出外經商,逐漸消失或并入其他大型村莊,如石棧村,“今無存矣”。
     
      三、影響因素分析
     
     。ㄒ唬┳匀灰蛩
     
      1. 地形地貌
     
      五臺縣地勢高亢,可開發土地不多,因此人們優先選擇地勢平坦的山前臺地區和山間盆地區,村落首先在此聚集。因境內山地廣布,村落避不開高山,人們也探索出新的模式———住在山地,耕作則選取比較平坦的地方;或是在崗阜紆蟠之地、近山則為梯田。因此,地形地貌是傳統村落設立之初必須考慮的第一自然因素。
     
      光緒時期五臺縣村落分布情況表
    山地區村落地處山坡,依山而建,農田多在高阜之平地。以蔣坊、東峽、西峽三村為例,利用梯田的農業開發方式,便于灌溉,農業較為發達,村落分布自然也十分密集。
     
      山間盆地村落分布在海拔900m左右,土壤肥沃,地勢較平,適宜耕作,分布也較為密集,如東冶、溝南、茹村、豆村等。這些區域是少數適宜耕作開發的地區,故而村落分布較多。
     
      河谷地帶村落分布在海拔900m以下的河流谷地,如建安、河邊等。當地居民根據夏季多暴雨、河流漲發的特點,沿河流兩岸,用石頭圍成水池,將洪水引入池內,利用草根將洪水攜帶的泥沙淤積起來,幾年以后,土層厚達五六寸,即可成為耕地,用于耕種;如果土層淤積達到一尺多厚就可以成為良田。這是當地居民巧妙地利用降水和地形特點,改造大自然;利用人工將淤泥變成適于耕作的土地。
     
      2. 河流
     
      自古以來,人類定居之地大多選擇河流周邊地區。五臺縣也是如此。依巖臨水,臨水而建村,利用河流灌溉農田、取生活用水,使得河流周邊地區的村落發展起來并不斷擴大規模,形成穩定的村落群。河流不僅帶來居住的便利條件,也帶來了一些不利因素,但是在村落定居的初期,河流還是作為有利因素來影響五臺縣村落分布的。從五臺縣地形圖上看[3],河流兩岸的二級階地地帶村落分布十分密集,主要集中在大南路、小南路、大東路,大約有245個村落,比如河邊村、長江塘、黑石溝等。滹沱河沿岸,從潭上至張家莊,稻田遍布。滹沱河引水成渠,可以灌溉田地的只有東路的上下峪以及西南路的小營河。
     
      泉巖河(今小營河),開挖渠道,引水灌溉,歷史悠久,是五臺縣農田水利灌溉的成功典范。清代的村民取土筑墻,高岸成為洼地,可以灌溉,所以瀕河之水田得到開發,而近村之旱田,也因此變成了豐腴的土壤,改變了原來的土質;笔a村“北山環抱沱水,前縈時令獨異,諸鄉其地肥美,泉巖河左出滋以灌溉一邑之中,厥田上上,厥賦上中”[1]。王家莊、郭家莊、泉巖村也是綠樹千重,清流環繞,稻田數十頃。平水道碑記載,五臺縣為山西“偏邑”,滹沱河像一條環繞西南的水帶,奔涌浩瀚,地高而水在下,實際上無益于灌溉。泉巖河雖然細流不及滹沱十分之一,但是由郭家寨流于槐陰東冶等村,水量豐沛,對農田灌溉便利,有助于村民開墾農田,在此定居。
     
      清水河流域的上峪和下峪,河水環流,上峪有五個村開渠灌溉,下峪有四村享有水利之便。松巖口的土地肥沃易開墾,上峪、河口村是虒陽河與清水河交匯之處。由此可知,河流干支流交匯之處,為村落的建設和發展提供了便利的灌溉條件,使得這些地方村落分布較多。
     
      然而,由于河流季節變化大,加之人類活動的破壞,水患災害事件頻繁發生。乾隆五十二年(1787),滹沱河河水暴漲決口,沖毀南岸的稻田,禾苗悉數被黃沙覆蓋,導致土壤沙化,土地肥力不及從前的十之二三,成為不毛之地,昔日良田難以再現。這樣的破壞可能會導致下游村落因災害頻繁、耕地不毛,而選擇向上游遷移。
     
      通過對五臺村落地形、地貌與河流的空間關系分析可知,大部分村落分布在河流的二級階地之上。究其原因,古人在聚落選址時,首先要考慮的是吃水和農業灌溉問題,居住地離水源地太遠,生活和生產上既不方便也無灌溉之便利;其次,需要考慮防洪安全的問題,如果太靠近河流,地勢低洼,洪水泛濫就會沖毀房屋和農田;第三,需要考慮生產生活成本,修筑防洪設施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還需要每年修繕。因此,綜合考慮以上因素,河流的二級階地,可以同時滿足吃水、灌溉、防洪等所有便利條件,是聚落選址的最佳位置。
     
     。ǘ┤宋囊蛩
     
      1. 政治、軍事
     
      一是皇帝巡幸帶來的政治影響。五臺縣氣候涼爽,離京師近,故三朝皇帝常來此巡幸?滴趸实墼窝残椅迮_山,乾隆皇帝曾六次巡幸五臺山;嘉慶皇帝也曾巡幸五臺山。五臺山因為清朝皇帝的巡幸而被賦予了新的意義,并且使這一區域迅速聞名,形成了一批新的村落?滴醵辏1683),圣祖“遇一虎,射殪之,名其地為射虎川”[1]。由于皇帝巡幸,百姓在此建造亭舍,有近百家居住于此,從而成為一個村落。光緒《五臺縣志》載:“夫五臺處晉北鄙,近鄰恒岳,實為文殊師利宣化之所。我圣祖皇帝,省方觀民,嘗先后駐蹕于此……宸章紀勝,澡煥日星,官斯土者,宜如何表揚盛烈,豈復他邑志載可比哉?”[1]五臺縣因多位皇帝巡幸,梵宇穹窿,靈跡輝照,賦予一地新的意義,使得新的村落由此產生。
     
      二是由于軍事的需求而建立起來的堡寨。歷史時期的山西,是農耕民族與游牧民族必爭之地,戰亂不斷。明王朝在山西北部大量修建軍事型鎮、堡、寨。至清代,這些堡寨有的荒棄,有的則演變為村落,如靈境堡在明代是用來抵御流寇的,清代轉化為村落;摩天寨“樓榭洞屋畢備,可以馳射,順治己丑,寇據其上,大兵圍數月不下,寇遁去奉”[2],因為流寇的原因而廢棄。此外還有曹寨、揚武寨、東冶堡、槐陰堡、竇村堡等等不勝枚舉。
     
      堡寨建立的地區,地勢險峻、高峻可守、如壁立險、易守難攻,為了防御敵人、打敗流寇,而占據有利地位建立堡寨,守衛安全。清代,由于邊境線外移,山西成為關內,軍事防御的功能就逐漸喪失了,民居民用的意義凸顯出來[4]。雖然王朝更迭失去了原來的政治和軍事意義,但由于人口的集聚,保留了其居住的功能,使此類聚落得以大量地保存下來,成為五臺縣村落分布及數量增長的重要原因之一。
     
      2. 經濟開發
     
      五臺縣是山西與京師、直隸往來的交通要道,地理區位優勢得天獨厚,為其商業活動的開展提供了便利條件。得益于當地比較豐富的石炭資源,清代該縣有很多村民以馱炭為業。以便利的交通和礦產資源為依托,縣域經濟逐步發展起來,村落也因此而聚集興盛。比如窯頭村、班老窯、窯溝生產煤炭;東西天河村出煤炭鐵礦。東北之天和山、東南的窯頭山產炭最多,有百十余處炭窯,這些炭除了供應本縣之外,還能多出來供應崞縣、定襄、忻州等地。村民的織衣、婚喪、雜費都仰賴于此。
     
      其次是經濟作物的種植。山區耕地較少,以雜糧種植為主。南部氣候比較溫暖,適宜種稷、黍、豆、蕎麥等;北至縣城附近,高粱已少,多玉菱、大豆、番薯;臨近五臺山,則以玉菱、莜麥為主。小南路的下峪村有核桃、花椒、桃、杏等其他經濟作物;大南路的東部,棗林密布;大西路的田家崗等村,廣種梨樹。經濟作物的種植使得山區村民有了經濟來源,村民也因此可以定居。還有,將作物加工作為一種經濟手段,比如醬坊村以生產醬油、醬菜等腌漬食品為主。但是經濟作物并不是經濟生活的主要內容,對村落分布影響較小。
     
      三是手工業、商業的發展。狹小、貧瘠的土地對于五臺縣的農耕來說并不是有利條件,所以發展一些副業是必然的。有的人就地取材,靠進山砍柴來換取糧食;有的人靠手藝過活,成為以手藝為生的匠人,主要有木匠、泥瓦匠、石匠和鐵匠。木匠多活動在忻州、太原府、汾州各縣;泥瓦匠在直隸、正定一帶謀生;石匠官工不多,都在本縣謀生。鐵鋪村以打鐵或鍛造鐵器聞名;西瓦場村、瓦窯村燒制磚瓦陶瓷器;河邊村產紫綠二色石,材質可作為硯臺,又號文山紫燕。
     
      商業發展對村落的分布和變遷具有雙重性。晉商運糧北上九邊,換取鹽引行銷全國,獲得了巨額利潤[5]。有的商人返鄉,買房置地,繼續發展農耕,從而使村落也隨之擴大。而有的商人遠離家鄉,往返于南北之間,經商之人在千萬里之外,無法進行農業生產。原來的村落青壯年勞動力減少,農耕擱置,村落規模逐漸縮小。
     
      四是鴉片的種植。道光年間,晉北種植罌粟很多,五臺縣也不可避免f卷入浪潮,成為罌粟的主要種植區[6]。一方面,鴉片多種在高山且陽光充足的地方,五臺縣山地廣布,吸引了一批人上山開墾,山地的開發力度變大了,村民聚居在山地的就更多了;另一方面,大面積種植鴉片改變了五臺縣的種植結構,占了大部分耕地,對五臺縣的農作物種植產生了重要影響,對于土地的破壞不可逆轉,對于經濟發展來說也不可持續。由于大量種植罌粟,擠占耕地,導致糧食危機的發生,“自境內廣種罌粟以來,民間積蓄漸耗,幾無半歲之糧”[7]。并且。因為鴉片種植帶來了暴利,導致罌粟種植屢禁不止,由此帶來諸多不利影響,種植結構的變化以及造成災荒的后果都對村落分布產生了一些消極影響。
     
      經濟的開發作為影響五臺縣村落分布與變遷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有積極影響,也有消極影響的。五臺縣之人雖然謀生艱苦,但即使遭遇荒年也少有餓殍遍地的景象,“民生在勤,勤則不匱”。五臺縣的經濟活動種類不多,因礦產和經濟作物而聚集的村落;也有因經商或鴉片種植而分散或破壞的村落。因此,經濟的發展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五臺縣村落分布。
     
      3. 宗教的發展
     
      五臺山是文殊菩薩的道場,佛教名山,比較著名的有顯通寺、鎮海寺、佛光寺、南禪寺等。這些廟宇大都歷史悠久,因此佛教文化也逐漸地發展起來并名揚全國。
     
      五臺縣的佛教文化可謂是蓬勃發展,受佛教文化的影響,在寺廟周圍建立起來的村落不在少數。比如西坡村在五臺寺不遠處;陡寺村、陀彌莊、善文村也是佛教發展的產物;楊柏峪村是以鎮海寺為中心形成了聚落;前石佛村和后石佛村都是因石佛寺而命名,石佛寺位于后石佛村村內,因寺內石佛像面朝前村,故有前、后石佛村之分。其次是受到宗教文化影響的村落,比如石盆口“翠柏成蔭、殿宇數楹,相傳文殊師利始居之所,洞幽深,持炬以入約二里許截然中斷,下臨不測,架二木以渡”[2];東西雷村因有雷公殿而得名,雷聲率起,在此禱雨十分靈驗,到乾隆年間雷公殿已經倒塌了,但是東西雷村仍然帶著神話的色彩而留存下來,成為宗教文化繁榮的象征。人們可以看到,前石佛村、后石佛村、光明寺村、竹林寺村、日照寺村、白云寺村、金界寺村等村落都是和寺廟、佛教文化有關的,“五臺山村寺共用同一名字的現象反映了五臺山佛教文化與村落世俗文化的融合。這種村落在空間位置上與某些寺院臨近并具有一定的相關性,……先存在寺后形成村,即已建成的寺院吸引村民前往其周邊定居,后漸形成村落[8]”。反過來,這些村落與其寺院的對應關系非常明顯,寺院所具有的知名度也能有助于村落的識別及定位。
     
      五臺縣最突出的文化特征就是宗教文化的繁榮,因此村落的分布必然受此影響。以寺廟為核心建立起來的村落,承載著這片區域的佛教文化的印記;村落也因此而聞名。所以,宗教文化作為五臺縣的標志之一,對于村落的分布有著不可磨滅的影響。宗教是烙在自然景觀中的人類活動的文化印記,宗教文化深深地影響著村民們對聚落的選擇。
     
      四、結語
     
      綜上,清代五臺縣村落的分布有以下特征:一是從地形地貌來看,主要分布在山前臺地和河流二級階地上;二是村落的分布受政治、經濟、宗教等人文因素的影響。在村落建立的初期,自然因素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水源充足、土壤肥沃、地勢平坦、適于耕作的地方是聚落的首選之地。隨著耕作技術、生產水平的提高,加上人們改造自然和開發利用自然的能力提升,梯田作為新的農業開發方式出現,經濟作物的種植,使山地丘陵地區也逐漸地聚集起一些村落。清代五臺縣聚落的分布與變遷主要是受人文因素影響;实垩残規淼恼斡绊、佛教文化興盛、礦產的開發、戰爭的背景等形成了一批新的村落并留存下來,成為現代行政區劃的基礎。
     
      地理環境的優劣,尤其是農耕條件的好壞,實際上是村落分布首選因素之一。但是,人類適應環境,發揮主觀能動性改造生存條件的能力也在不斷增強。自然因素與人文因素是影響聚落形成與發展的決定性因素,二者共同發揮作用。自然資源和環境條件是聚落建立的基本要素;人類通過生產和技術水平的不斷提高,改變自然環境,將文化與社會等人文因素融入其中,使村落的發展成為人們自覺地選擇。因此,五臺縣村落分布規律是人地互動的結果。
     
      參考文獻
     
      [1] 徐繼畬.光緒五臺新志[M].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2005.
      [2] 王秉韜.乾隆五臺縣志[O].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刻本.
      [3] 山西省軍區測繪處.山西省地圖集[M].上海:上海中華印刷廠,1973.
      [4]王杰瑜.明代山西北部聚落變遷[J].中國歷史地理論叢,2006(1):113-124.
      [5]張正明.明清晉商的不斷創新與轉型發展[N].山西日報,2018-05-22(010).
      [6]張青瑤.清代晉北地區土地利用及驅動因素研究[D].西安:陜西師范大學,2012.
      [7] 曾國荃.曾國荃全集[M].長沙:岳麓書社,2006.
      [8]李鳳儀.五臺山風景名勝區風景特征及寺廟園林理法研究[D].北京:北京林業大學,2017.

    在線客服:

    文閱期刊網 版權所有   

    【免責聲明】: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違規,請及時告知。

    專業發表機構
    我要看18毛片,抽搐一进一出无遮无挡,欧美大屁股眼子XXXXX视频
  • <bdo id="y6yyu"><center id="y6yyu"></center></bdo><table id="y6yyu"></table>
  • <xmp id="y6yyu"><table id="y6yyu"></table>